热门小说黑暗灵魂简读

 imcoffeir   2017-09-01 22:30   1378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
我对关于自己出生时的记忆十分清晰,恍如昨日。那是一片柔软的光芒,透着朦胧的奶白色,从四面八方包围自己,轻抚光溜溜的每一寸皮肤。既没有黑暗,也没有漫长的等待,只有在母亲般呵护下的平静,仿佛随时可能睡去,又随时可以醒来,身处梦幻般的爱。

相反,出生后的世界冷冰冰的,沉重不堪,手脚被引力拖拽着,身体承受了莫大的负担。引力来自脚下的土地,这个星球本身,它拉扯我脆弱的灵魂,试图将之拽进地底。那里有地狱否未为可知,以我对科学的坚信来判断,应该是没有的,但我依然恐惧它的牵扯,好像随时要陷进泥沼。

我的立足之地就是这么单薄,摇摇欲坠地向我告知:你已经出生了,欢迎来到这个世界。带着你的灵魂去畅游吧——但终有一日你会归家,当你的灵魂沾满尘世污秽、不再清澈,我便为你洗去黑暗,使你重回荣耀。

它似乎是这么说的。

黑暗灵魂txt下载

“13号,登舱。”柔美的声音宣告着残酷的惩罚,而我必须服从。

两个全副武装的看守押我进入扫描室,然后离开,把我一个人和一堆机械关在一起。它们无机质的坚硬使人难以放松,尤其是有些地方已经脱漆,露出生锈的金属。说不定他们刻意没去修补,以期通过压力让受刑者下意识地屈服。

扫描在不知不觉中完成,前方门框上指示灯从红色变为绿色,示意我继续前进。

接着是消毒、复检、准备三个舱室,乏善可陈,一遍遍洗刷直到把我剥成赤条条的样子这件事十分无趣。

最后,我踏入投放舱,站在一个长方形大罐子里,舱门关闭,罐子外的套笼也降下,一个显示屏出现在套笼外,开始对我讲述之前发生的和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。

“13号,现以故意伤害的罪名、根据你造成两人死亡的结果宣判:判处放逐至下层20年,期间不得以任何形式返回上层。”可笑的是屏幕上竟然提供“认可”和“反对”的选项。如果点反对,它会提供一批律师信息,虽然我请不起里面任何一位。在上层,犯罪极其罕见,从我的编号才只到13就能看出来。相应地,律师也极少,聘请他们的价格也贵到离谱。

我用尽量清晰的语速说道:“我认可。”

接着,眼前一黑,一切都再见了。

这一年,我66岁。

意识再次醒来。着陆舱已经打开,一股被紧紧捆缚的约束感绑在身上,我深深地意识到的确身处下层。嗓子里是粘稠的空气,带有新鲜泥土气息,呼吸起来还有点不习惯。耳中满是细碎噪音,来自某种飞禽或昆虫,还有被风拂动的枝叶。绿色肆意生长着,即使只能看到舱口外一小片土地,也能推测出它们在整个下层泛滥的自由。

我驱动手脚,蹒跚地扶着舱壁前进。阴郁的天空逐渐展现在视野内,似乎快要下雨了,它沉重的灰色不像是要撒下水露,反而像是要抛洒灰尘,既压抑又粘滞。完全出舱门,手才离开舱壁,我就不支倒地,强大的重力差点没把我直接按趴在地上,血肉都充分地感受到了质量。清洗过的身体立刻被尘土弄脏,碎石和杂草刺痛皮肤,头皮也光秃秃地凉着,即使不情愿也让我感到自己仍然活着的实感。

生命。我这顽固的身躯。

在怀疑自己很快就要死去的无力中趴了片刻,当我察觉到身体如此顽强地运作着想要续存时,我开始明白,该让灵魂也继续奋斗了。放逐不是结束,仅仅是个开始,接下来的日子,仍然是我生命的一部分。

我迟缓地舒活一下身体,匍匐着沐风,像初生婴儿一样爬行、佝偻、起身。

着陆舱检测到我离开了足够距离,开始关闭,侧面弹出一个不大的箱子落到我脚边,算是临别赠礼。推进器的火焰慢慢升高,它古老的动力方式不禁令人哑然,我努力昂起头——脖子臼臼地响了一下——目送着陆舱在安安静静的升高过程中变成一个小亮点,最终消失在天穹上。

上层,我的家,我的天堂;下层,我的地狱,我赎罪的地方。

我又坐下,屁股在地上摩擦得好一阵痛。落在身旁的箱子映入眼帘,它大约我小臂长宽,一个半拳头高,有个提把,由黑色的壳包裹,中间有个简单的机械锁。上层还真是吝啬,连一块电子元件也不留下,锁都是机械的,我边想边把箱子拿来打开。里面有一套淡灰色连体服,有鞋子和手套,但没有帽子。就体感来说,我不觉得冷,但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,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进入寒冬,还是早点考虑保暖的问题比较好。

我拍落身上的泥土,穿好衣服和鞋子,开始搜索箱子里剩下的事物:三袋营养剂,光吃它们我也能活三天;一把差不多三个拳头长的金属刀具,没有等离子刀刃,也没有高频振动功能,原始的短刀;一个过滤网,只要不是明显不能喝的水几乎都能滤干净。除此以外,还有凑合箱子里面空间的一根短金属杆,也许是表达累了可以撑起箱子坐坐的意思?

再无他物。

我得靠这些东西在下层活20年。这显然不可能。比较容易的办法是去找下层人聚落,而比较艰难的办法是独自努力过活。当然还有个轻松的方法,拿起刀最准脖子一划,一切都结束了。显然这个选项不在考虑范围内。

才讴歌过生命的美好,我就要开始面对现实,它几乎和头顶的云层一样低矮,我不得不低头就范。静坐的这一会儿时间,我已经习惯了重力和空气,毕竟在被放逐之前做过全面调整,身体健康是有保证的,诸多疾病疫苗也已经注射过,大概没有被病原体感染的风险。在这一点上,上层还是有所仁慈的,毕竟我也曾是在那个天堂里居住的公民,只是现在做一趟长期旅行罢了。如果,或者说我一定要——活到20年后回归的日子,我就回家,重归它美丽的国。

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支撑我迈出第一步,脚下富有弹性的草地回应脚丫,让心情还颇为愉快。说是惩罚,但我确实没有反省的意思,我认为自己只是做了必须做的事情,一个人必须做的事情,至于上层如何见解,那是他们的意志,我就当是不小心掉下来也罢。连天使也会跌落人间,何况我还是有人送下来的。

我决定先找寻水源,沿着水流走会比较容易遇到聚落。很幸运地,才没走多远就有潺潺水声,走近去看发现是一条溪流,缓缓地在林地见流淌。我用滤网打了些水喝,下层的水和上层没什么区别,并没有一些上层人认为的那样“腐臭不堪”,包括深绿的植被和裸露的岩石,都放射出粗野的气息,某种角度来看也蕴含相当的美。

沿溪流行走的过程中遇到过一个分岔,我朝比较大的一支方向前进,路上并没有遇到小鸟和昆虫之外的野兽,也不见人迹,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。

太阳从头顶移到了偏斜的角度,我捏拿不准时间,只能从直觉判断大约过了一、两个小时。身体适应环境后展现出的健康活力相当不赖,让我只觉得轻微疲乏,林木逐渐稀疏,看来快要出林地了。

我一面期盼着出林地后能遇到下层人,一面祈祷不要遇到吃人的下层人。据说,当然只是据说,有下层人把上层人看作美味佳肴,会用刀子和烤架来招待落入他们手里的倒霉鬼,我可不想还没过完第一年就在档案上留下“被吃掉”的记录。

林地外视野豁然开朗,树木长得更矮,可以望到相当远的距离。在地势略低的平坦处有凸起的小方块进入视线,那想必是人工建筑了。我很高兴今天不用在野外露宿,便提着箱子加快脚步向那边进发。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inshuhaos.com/zxxs/244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imcoffeir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